行生日誌

写在除夕之夜

0

再过几十分钟,农历鸡年就过去了,再也不会回来。套用冯小刚电影中的一句台词:2017年过去了,我很怀念它。

今年过年真的很特别。街上,由于gov禁令,严禁燃放烟花爆竹,这个为了和谐,必须理解的。家里,孩子生病我在医院照顾,弟弟远赴他乡,只剩父母在家,想想甚是难过,真的。下午给爸爸打了电话,说今年不能去给爷爷奶奶上坟了。这么多年了,还是头一次。

今年过年确实很特别。由于亲人生病,我不得不在医院度过鸡年和狗年交替的一天。大年三十这一天,很多差不多能出院的,都出院了,不能出的,能动的也都请假回家了。我倒是很平静,这也算是一种经历吧。下午靠在病房阳台上看着窗外,一个少年提着差点提不上的行李从住院部走出来,略显疲惫。不知道他会度过一个什么样的新年呢。

走过空旷院落的少年
  • Aperture: ƒ/2
  • Camera: Pixel
  • Taken: 2018-02-15
  • Focal length: 4.67mm
  • ISO: 50
  • Location: 34° 16′ 29.44″ N 107° 44′ 49.74″ E
  • Shutter speed: 1/585s

手机上,各种文字符号表情混杂的拜年短信此起彼伏,说真的,很多我虽然都没仔细看,但还是感谢发信人,至少在群发的时候能勾选到我。偶尔有几个简单的问候平淡真实,多聊一会,也挺好。我照旧没有编发什么拜年的彩信短信,接下来有空时,也找几个想念的人单聊一下,应该更有意思。

本来想发到微信朋友圈,稍想还是算了。今天无聊时数了数我从开通朋友圈时的post数量,竟然是与联系人增长成反比。朋友圈里并没有多少朋友,大部分都是点赞之交,而已。

现在离12点很近了,我听到了一些放炮的声音,真是好。

狗年,你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