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往昔

风吹杏浪

1+
麦田边的杏树
  • Aperture: ƒ/2
  • Camera: Pixel
  • Taken: 2018-05-26
  • Focal length: 4.67mm
  • ISO: 162
  • Location: 34° 17′ 24.65″ N 107° 42′ 34.86″ E
  • Shutter speed: 1/120s

家里还有一块麦田,麦田边上,有一颗杏树。临近六月,麦子已经亮黄,杏儿也要熟了。今年的杏长的很好,没受到什么虫害,在树下摇一摇树干,已经成熟的杏果就会自由落体。

人工摇摘,已经成熟的杏果
  • Aperture: ƒ/2
  • Camera: Pixel
  • Taken: 2018-05-26
  • Focal length: 4.67mm
  • ISO: 50
  • Location: 34° 17′ 24.56″ N 107° 42′ 34.76″ E
  • Shutter speed: 1/190s

于是想起了儿时,老家院子里也有两颗杏树,那是两颗我摇不动的树。

老家所在的村子,在一片洼地里,站到两侧的高处,能看到院子里全貌,当然也能看到这两颗高大的杏树。

两棵树的年龄应该,曾经问过爸爸,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种下的,我开始记事的时候,都已经长的有大老碗口那么粗了。我的童年大都是在这两棵树下度过的,它们相距十几米,爸爸在两树之间系了一根铁丝,当作晾晒绳。每到春天,满树的杏花开放,院子便飘散着清沁的花香。花期过后,地上一层的花瓣,甚是美好。

相对于春天的灿烂,我和弟弟更期待夏天的到来。每到6月初收麦子的时候,也正是杏果成熟的时候。对于年幼的我和弟弟,上树是万万不可能,也不被允许的。于是我两就找来一段半米多长的棍子,扔往树上,期待着能打下几个熟透的杏。倘若侥幸打下几个刚好熟透,又没被鸟儿,虫儿吃过的杏果,我和弟弟每人一半,可以高兴半天。运气不好,会掉下几个还生涩的果子,甚至棍子也挂到树杈上下不来了。

熟透的杏,甜软美味
  • Aperture: ƒ/2
  • Camera: Pixel
  • Taken: 2018-05-26
  • Focal length: 4.67mm
  • ISO: 113
  • Location: 34° 17′ 24.56″ N 107° 42′ 34.81″ E
  • Shutter speed: 1/120s

黎明时分,睡得迷迷糊糊的,能听到风儿吹过树叶发出的哗啦哗啦声,更让人期待和兴奋的,是杏果掉在地上那“Pao Pao”的声响。只有熟透的杏果才会随着树枝的摆动落下。这声音是那么的撩人,虽然还赖着不想起,但却再也睡不着了。那时的我,会起的特别早。妈妈早上起来打扫院子的时候,会把晚上夜风吹落的杏果捡起来放到盘子里,我和弟弟脸都不洗,饭也不吃,会先去抢盘子里的杏,闹得不可开交。

老家所在的村子,在一片洼地里,站到两侧的高处,夏风拂过时,风吹杏浪,很美。

很多年过去了,那一幕幕犹如昨日,但我再也没有吃过那么好的杏了。

Tagged , , 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