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生日誌

1999-2019

0

我是1999年参加的第一次高考,算起来刚好20年了。
6月7日早上去县城办事,顺便去学校门口看了一眼。学校还是那个学校,样子已今非昔比,阵势更是不可同日而语。校门口保安成排,交警指挥,医务人员待命……

我想到这浩浩荡荡的赶考大军中,有一小部分人会进入一流高校,另一部分人可能无法上线,大部分会随遇而安。我一向认为这些都不是什么值得欣喜或悲伤的事。
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读书和考试,学习好体现了一方面的能力,但并不一定是高素质的人才。非一流高校也能出不少牛人,能力为主,机会时时刻刻都在出现和消失。
陕西省今年把二本和三本合并了,太能折腾,原来就没有“三本”这种说法。一批本科的注水已经很严重,在我朝教育商业化,全民教育的大潮下,录取率居高不下,学术腐败此起彼伏,老师变老板已是普遍现象。
真正的高水平大学,这么多年来,还是那几所。但我知道填志愿的时候,大部分人是迷茫的,毕竟自己也从那个时候走过来。
很羡慕他们,年轻就是无限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