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生日誌

教师节感言

0

今天是9月10日,人民教师节。看到朋友圈中好多人在晒各种师恩,其实我很想找曾经的个别老师聊一下,然而想找的人却都不在通讯录中。

于是给李老师打了个电话,祝她节日快乐。她已经退休6年多了,正边哄着孙子玩,边追着肥皂剧。

李老师就是我妈妈,我每年都会打电话给她。

说起来也是神奇,从小学起,妈妈就一直带着我和弟弟,她调到哪个学校,我和弟弟就去到哪个学校读书。然而,从小学到初中的9年时间里,妈妈没有为我上过一节课,所以我从来没有叫过她老师。

说起我的老师们,从1986年至2004年,印象深刻的没有几位了,留有印象的大部分都是收拾过我,或者羞辱过我的人,也有启发过我的人。

在我初入学的90年代前后,体罚和辱骂学生是家常便饭,现在想起仍然历历在目。比如:

小学三年级教我数学的蔡老师有个绝招,他将食指和中指一起弯曲,形成的关节突出,在我们前额敲打,现在想起来仍心有余悸;他也会让我们趴在教室的长凳上,用笤帚打屁股;

小学六年级教我数学的杨老师,由于我问了他,明明一种符号就能解决问题,为什么还要有”大于号“和”小于号“两种符号,他就用他的大手从后面用力捏着我的脖子,露出吓人的笑容;

小学六年级的雷老师,班主任兼语文老师,我和同学在教室吵架,她进来时,我刚好骂声落下,于是我的大脸上被美美扇了一书;

在胸前鲜艳的红领巾依然迎风飘扬的童年时代,这些老师都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。初中时代依然被各种收拾,但体现出强度大,频率低的特点,高中时代肉体方面就没有被折磨了,我更喜欢高中时代的老师们。

高一高二教语文的杜老师,是略微有些愤青的人,他总是抨击各种不公平现象,直到下课铃响才想起还有课文没有讲……他很喜欢《雨霖铃》,时不时的就在讲台上踱步吟诵”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……“;

高三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,蒋老师,他告诉我们每节课学生认真听讲只有18分钟,告诉我们不会做的选择题怎么猜,和我们聊他家的猕猴桃长势,问我有没有喜欢的女同学;

高四教化学的鲁老师,上课铃响了好几分钟了,大家还是在教室吵的停不下来,他就那样笑眯眯的靠在教室门上看着我们闹,安静了,在黑板上写了”书犹药也,食之可以医愚“;和我们讨论校外的录像厅最近上了什么新片……

高中时代遇到这样的老师是很幸运的,可惜就是太少了。我更希望他们能给我们讲一些校园以外的世界,书本合上后的天地。

胡乱写了一通,希望有朝一日还能见到这些老师们,挺想你们的。对我不好的老师,我不恨你们,真正教过我的老师,我感谢你们。

祝妈妈节日快乐!祝老师们节日快乐!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