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往昔

那些年,房顶的盛夏

0

西安这个城市,每年到了七月中下旬,就是炸热,所谓的40℃官方说法,群众早已呵呵呵,2018年7月20日,周五下班,早早溜了。

还是家里好。

晚饭过后,搬出爸爸的躺椅,120°躺下,大门口凉风习习,天空繁星点点,好不惬意!躺在椅子上,看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,想起小时候的夏天。

  • Aperture: ƒ/2
  • Camera: Pixel
  • Taken: 2018-07-20
  • Focal length: 4.67mm
  • ISO: 2357
  • Location: 34° 17′ 17.97″ N 107° 42′ 38.6″ E
  • Shutter speed: 1/15s

那时的现在,已经放暑假了,天气也很热,空调自然是没有的。到了晚上,屋里热的呆不住,爸爸把家里的小电视机搬到平房顶上来,铺上凉席,一家人就在房顶上看电视,乘凉,吃晚饭。

平房顶上是用水泥抹平的,方便晾晒粮食。晒了一天的水泥房顶,凉席铺上去一分钟,就仿佛妈妈在寒冬为我们烧好的热炕。然而还是愿意坐上去暖暖屁股,因为凉风吹来的时候,便忘记了屁股的存在:家门口有一排白杨树,风儿吹来的时候,树叶哗啦啦作响,一点都不吵,就连蚊子也消失了。

晚饭后,电视看到十一二点,妈妈便喊我们回屋睡觉。这个时候,凉席已经只是温热,午夜的到来,风更凉了,我和弟弟自然都不愿下去,想享受这天当被,房当床的美妙夜晚。

于是躺下,夜空很干净,眼睛也不近视,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。看着星星发呆,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,回想自然教科书中教我们认识的这个星座,那个星云,看着看着就乱了,偶尔流星飞过,想许愿却已经来不及,于是又胡思乱想:不知道谁又升天了……

就这样睡着了。

早上太阳初升,照到我和弟弟装睡的脸庞,刺眼的阳光催我们赶紧下楼,厨房已经传来锅铲的声音,该吃早饭了,也又该期待夜晚的到来了。

过了几年,家里平房改造,房顶被铺上了瓦,我再也睡不上去了。

Tagged , , 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