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往昔

0

早上,白茫茫的一片大雾。
远处的塔,小山都望不见了。近处的田野,树林像隔着一层纱,模模糊糊看不清。
太阳像个红球,慢慢的升起来,发出淡淡的光,一点也不耀眼。
地里的庄稼早就收完了,人们正在忙着收白菜。
雾慢慢的散了,太阳射出光芒来。
远处的塔、小山都望得见了。近处的田野、树林也看得清了。
柿子树上挂着许多大柿子,像一个一个的红灯笼。
树林里落了厚厚的一层黄叶。只有松树、柏树不怕冷,还是那么绿。

这是当年小学时的一片课文-《初冬》,印象深刻。那时觉得它好长,又没有什么意思,远比不上司马光砸缸,小猫种鱼这样的故事,但是现在,觉得它好美。

初冬,真的是个寂寞的季节。我记忆中初冬还有着另外一种美好的景象。

连着几天,我都没有见到记忆中那种轻烟微浮的场景,我突然觉得再也不会出现了。

我大约记的是1991或1992年,那时的我正在读三年级或四年级,下午放学后和小伙伴们往家的方向一路走一路玩。

太阳落山,天色渐暗,村子里的人都已经开始做饭,烧炕。说到炕,那真是一个美好的事物,北方的冬季,没有什么比呆在炕上让人神往。那时,几乎所有人家里都是烧的农作物秸秆,然而却也没有什么雾霾。

没有一丝风,炕烟和灶烟在村子周边淡淡的弥漫。没有阳光的照射,地温下降的很快,浓烟已不见踪影,淡淡的轻烟在田野中漂浮,如分层的流云一般。那时我想,即便不能上天如神仙般腾云驾雾,在地上的云烟中穿梭打闹也是乐在其中。况且那秸秆燃烧后的烟气并不像石油燃料那样的呛鼻,我并不反感这种气味。

就这样,一路玩,一路闻着回家了。吃过晚饭后,天更黑了一些,由于气温的持续下降,烟气已经完全散去,空气中又恢复了那种纯净。

好怀念那些个初冬的傍晚。

Tagged , ,